您现在所在位置:童话故事 > > 医院鬼故事 > 正文

两生花之花开与其一半殁
时间:11-16 点击数: 收藏本文  我要纠错
广告

上一篇:《两生花之怪异的衣服

两生花开,一枝半殁

不知怎么,筱彦看见张瞎子有种奇怪的感觉,明明是瞎子,却给她一种正在注视着自己感觉,而且似乎目光灼灼的样子。而张瞎子口宣无量天尊的那一刹那,她明显的感觉像是有个什么东西离开了自己的身体。而随着那东西的离开,自己对林北的那种久违的温暖感觉也随之消失了,反应过来的筱彦赶紧一把推开林北,脸色涨得通红,有些生气,又有些不知所措,一时间竟愣在那里。

叫做林北的年轻男子身躯一震,急声道:“筱雅,你怎么了?我是林北啊!你不认识我了吗?”他的声音急切中透着疲惫,透着沙哑,他紧紧的抓住筱彦的肩头,盯着她的眼睛;而后又是慢慢的放开,口中喃喃道:“不对,你不是我的筱雅,你们虽然很像,你却不是她。。。你,你是谁?”

筱彦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林北,道:“我先问问你,你是怎么认识筱雅的?你们什么关系?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”一连串的问题问的林北有些不知从哪说起,他刚要开口,那张瞎子却插嘴道:“这位林北施主在此地等了两天,而他要知道的正是你口中筱雅的下落。”

筱彦一愣,姐姐筱雅不是在学校吗?难道,老爸骗了自己?可是为什么要骗自己?难道,姐姐出事了?!想到这,筱彦的心头又出现了那种不安的感觉,张瞎子上前一步,道出一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:“还是走吧,我知道你不愿,可你在这里也于事无补。”

林北像是感觉到了什么,他四下看去,却是什么也没有看到。张瞎子面朝着筱彦的方向,眉头轻轻蹙起,而后又缓缓舒展开来,又道出一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:“原来你并不知道此事,难怪。两生花开,一枝半殁。天意啊,非要如此弄人么!?”他的语气中透着些许无奈与不忿。语锋一转,又道:“钟筱彦施主,想知道你姐姐如今身在何处,就随我来吧。林施主,你也来吧。”说罢转身朝寺中走去,走了几步,又回过头来,没有瞳孔的眼睛往后一扫,叹了口气,道:“算了,你也来吧。”

张瞎子引二人到了寺院西厢房,坐在右手边椅子上,然后请筱彦与林北二人坐在左手边椅子上,却空出了中间的主位与左手边的另一把椅子。

张瞎子坐下后便闭上眼睛,双手放于两侧扶手上。林北看了看张瞎子,又转头看向边上的筱彦,谁知筱彦此时正在打量他,两人乍一对眼,顿时想起先前的误会,不由得有的尴尬,便又各自垂下头去,不再言语。张瞎子却突然站了起来,走到门前躬身低头,道:“师傅。”林北与筱彦二人也紧跟着起身,只见门外走进来一位须眉皆白的老僧。老僧进得门来,宣了一声佛号,道:“阿弥陀佛,三位久等了,老僧寂空有礼了。”然后又扶起了身边躬身行礼的张瞎子,道:“行道,不必多礼。”说罢引林北二人坐下,自己坐在主位之上,而张瞎子侍立于他的身侧。

林北二人心里都很清楚,能被张瞎子称为师傅的人,肯定是寂空和尚了。二人都只是听过寂空和尚的大名,却是从未见过本人。而且,二人也是才知道,原来张瞎子的名字叫做张行道。寂空刚进来的时候说是三位久等了,难道是将张行道也算上了?对自己的弟子也是如此客气 ,当真是一点架子也没有。

寂空喝了口茶,看着筱彦道:“想必这位女施主便是两生花中的一枝了。敢问女施主,你最近可曾有过不安的感觉?”筱彦一怔,心道这寂空师傅还真有几分本事,自己还没开口,他就已经知道自己有不安的感觉了。于是,她下意识地点了点头。

寂空又道:“这位林施主,来此地是否为了寻人?”林北点了点头。

寂空转头看了看那张空的椅子,又道:“想必行道已然告知与你,时机未到。”林北又是点了点头,寂空接着道:“现在两生花齐聚,时机是已经到了。只是,老僧还是要问问你,如果你见到了你要寻之人,她却不能跟你走,你待如何?”

林北握紧椅子扶手的手骨节泛白,喃喃道:“不会的,筱雅不会不愿跟我走的。”

寂空道:“阿弥陀佛,老僧说的是不能跟你走,不是不愿意跟你走,罢了,罢了,让你见见也好,或许能免了许多麻烦。”

站于寂空身侧的张瞎子,也就是张行道脸上却是露出了紧张的神色,道:“师傅,这样一来,此事怕是不能善了了,那镇魂使定然会前来兴师问罪。”

寂空摆摆手道:“无妨,无妨。”

筱彦强按下胸中涌出的不安情愫,道:“敢问大师,我姐姐筱雅,究竟出了什么事?”

寂空道:“女施主,莫要着急,你马上就知道了。”说罢双手合十,喝道:“小小半魂,还不现身!”只见平地里起了一阵怪风,从那张空着的椅子上旋到地上,从中现出一白衣女子,身形有些透明,眉目间与筱彦十分相似,确是筱雅无疑。

林北与筱彦猛地同时站了起来,原来这里除了他们俩,真的还有别人!寂空说的三位,指的原来是这个人,而这个人,看上去竟然是筱雅的魂魄!

林北满脸不可置信的神色,口中喃喃道:“怎么会这样,筱雅,出了什么事?”

筱彦却朝着筱雅的虚影抱了过去,不料却穿过虚影,抱了个空,而筱雅的魂魄被她穿过之后,身形变得更加透明,筱彦转过头来,眼泪奔涌而出,哭喊道:“姐姐,你怎么了姐姐!谁把你变成这个样子的!姐姐!”一面哭喊,一面又是要扑过去。

张行道一把拉住筱彦,道:“女施主不可!你姐姐如今只是半魂之身,受不得你的亲近,你身上的阳气会叫她魂飞魄散的!”

呈半透明的筱雅魂魄亦是一脸焦急的神色,指手画脚的说着什么,筱彦与林北却听不到她在说些什么,筱彦急忙停下,脸上泪水却犹如断了线的珠子,往下直淌。而筱雅的身形则慢慢的变淡,又隐于虚无之中。

倒是林北较为稳重,他紧了紧拳头,又长出一口气,瞪着早已哭红的眼睛,用尽量平稳的语气道:“寂空师傅,请问筱雅究竟出了什么事?谁把她害成这样的?我们还能不能,能不能救她?”

寂空看了看林北,心下暗赞,此子好生沉稳。他抚了抚颌下长须,道:“林施主,且听老僧慢慢道来。”说罢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,让林北与筱雅坐在椅子上。

林北摇了摇头,抹掉脸上的泪水道:“大师有话请直说。”筱彦也是泪眼婆娑的看着寂空。

寂空见二人不肯坐下,自己也不好意思坐下。他回头看了看欲言又止的张行道,摇了摇头,道:“此事本不该由我口中道出,不过,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老僧就告诉你们吧。”

“这位钟筱彦施主与眼前的半魂钟筱雅乃是孪生姐妹,你们之间,有种奇妙的心灵感应。这种心灵感应并不会出现在所有的孪生兄弟姐妹之中,只有特定的人才会出现。而你们就是特定的人。相传,你们的前世乃是佛祖座前莲池中的两朵水莲花,因在佛前绽放了千年,每日听得佛祖讲经说道,慢慢的便开了灵智。因你们乃是同根相生,所以心灵相通。”

“又是千年过去,生性顽皮的你们受不得佛前的庄严肃穆,心中无趣,便央求佛祖,要转世轮回,入红尘中见识见识人间的情景。佛祖慈悲,受不得你们的苦苦哀求,便应了你们的请求,将你们投身到这里,化作一对孪生姐妹。这也就是筱雅出事后,筱彦总会心神不宁的原因所在。”

林北与筱彦都有些不可思议的感觉,两人互相看了一眼,这未免太过离奇了。

寂空毕竟上了年纪,长时间站立,体力有些不支,他冲二人歉然一笑,由张行道扶着坐在椅子上,喝了口茶,接着道:“你二人终究还是莲花之身,当初佛祖应允你们转世时便与你二人说过,你二人命中注定会有一劫,只能看自身的造化。如今,这一劫已经应验在筱雅身上。我们要做的,就是要帮她渡过这一劫。”

正在这时,外面进来一个小沙弥,冲寂空行了个礼,道:“师傅,有位施主自称是您的旧友,此时就在门外。”

寂空与张行道的眉毛同时蹙起,寂空叹了口气,道:“该来的,总会来的,请他进来吧。”那小沙弥行了个礼,刚要说话,只听门外传来一阵笑声,这笑声听着让人感觉,这声音的主人应该是个很豪放的人,可这豪放中却带着一些焦虑,只听这声音道:“寂空大师,钟某不请自来,还请见谅。”话音未落,人却已经进了屋子。

寂空苦笑一声,道:“阿弥陀佛,不知镇魂使大人屈驾来此,老僧有失远迎,还望海涵。”说罢起身迎接,张行道亦是行了一礼,道:“张行道,见过镇魂使大人。”

来人哈哈一笑,扶起行礼的张行道,又看向寂空,道:“两位不必客气!却是我叨扰了。”如此客套一番,坐在张行道先前坐过的椅子上;寂空坐回主位,张行道仍然是侍立在侧。

这个什么镇魂使一来,打断了几人先前的话题,林北与筱彦互相看了一眼,同时站了起来,林北道“寂空师傅,既然您有贵客来访,那我就先行告辞了,日后,再来叨扰。”筱彦也想与林北一同离去,她刚要说话,却突然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:“筱彦?你怎么在这?”筱彦循声看去,不禁愣住了,这个所谓的镇魂使,坐在张行道椅子上的,竟然是自己的老爸,钟坤!

钟坤有些惊讶的站起身来,不自觉的看了看旁边空着的椅子,又转回头来,道:“筱彦,你怎么会在这?你,都知道了些什么?”说罢,他转头看向一旁的寂空,见寂空缓缓点了点头,登时脸色变得凝重了几分,长叹一声,道:“你都知道了?”

筱彦点了点头,眼泪在眼眶中不住的打转,嘴唇亦是不住的哆嗦,最终还是大声的哭出来,她扑上前去抱住钟坤大声哭喊道:“老爸,姐姐她,姐姐她是不是死了?是不是我给你打电话那天就已经。。。”

钟坤的眼眶也有些发红,他慢慢的拍着筱彦的后背,轻声道:“丫头,本不想让你知道的,哎!看来,你还是有感应了吧!我早该想到的,既是两生花,她一定会来到你附近的,毕竟同根相生,心灵相通啊。”两生花这个名字,筱彦之前已经听寂空和张行道说过,说的应该就是姐姐和自己,她抽泣着点了点头,一时间已是哭的说不出话来。

此时呆在一旁的林北却有些不知所措,刚才说是要告辞的,可现在人家哭成一团,自己总不能就这么走了吧。况且,自己是筱雅的男朋友,早已经把筱雅当做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了,而眼前之人是筱雅的父亲,总要跟人打个招呼吧,毕竟是第一次见面。如此一想,林北上前一步,道:“伯父,不要在伤心了,我们都很难过,可是难过也于事无补,当务之急是想想办法,如何把筱雅救回来。”

钟坤这才抬起头好好看了看眼前的小伙子,长得也算是一表人才,只是看起来像是没休息好的样子,面色苍白,眼眶深陷。他轻轻的拍了拍筱彦,道:“说的不错,不过,你是谁?和此事有什么关系?”

林北长出一口气,道:“我叫林北,是筱雅的男朋友。我来这里,是为了找筱雅的。”

钟坤往那张空着的椅子看了看,又转过头来,道:“恩,我知道了,筱雅出了车祸,她现在什么样子你也知道了,能不能活过来尚且另论,更何况你在这也帮不上什么忙,嗯,你还是回去吧。若是她能好起来,她要与你交往,我不会阻拦,若是她。。。哎,算了,你先走吧。”

林北怔了怔,刚要说话,眼前的空气中忽然呈现出像流水般的波纹,那半透明状态的筱雅魂魄却又现出身来,冲他一阵比手画脚,脸上尽是焦急的神色,口中大声的说着什么,只是林北什么也听不见,心中大是着急,眼中泪水再也忍受不住,登时滚滚而下。

下篇:《两生花之红衣女鬼

恐怖+10
 
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