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所在位置:童话故事 > > 医院鬼故事 > 正文

医院惊魂夜22 公共厕所
时间:11-16 点击数: 收藏本文  我要纠错
广告

上一篇:《医院惊魂夜21 集合

第二十二章:公共厕所

娴淑说起了这件事,没有有些皱了起来,像是在思考些什么:“红色信封当然非常地抢眼,我们第一时间就把它拆开了,然后里面的故事也没有让我们失望。那是在某个市的一个公共厕所里发生的事情:

你好,感谢你们能看到这封信。其实,我从来没有看过你们的节目,但是我想,你们一定对这个事情很感兴趣。

这是我们市的一个公共厕所里面发生的。本来公共厕所就不怎么多人去,因为不仅去的人杂乱,而且清洁总是做得很不够。

但是也因为这样,所以很多吸du或者偷情的情侣,都会选择这个公共厕所。

有一天,一个女生因为在厕所方便的时候,不小心把孩子生了下来,而她又因为失血过多死亡了。被人发现的时候,已经死了好多天,而她的孩子却不知所踪。

随后,有一些关于这个女生的谣言开始传出:有的人说,夜晚去厕所,会听到一个女声在哼唱着童谣,伴随着拍打物体的声音,好像是在哄婴儿睡觉。开始有的人以为这是隔壁间有人,但是当他出来以后才发现,整个厕所才只有她一个人。

因此,当厕所灯坏了以后,没有人去修理。敢去这个厕所的人就更少了。

久而久之,这个公共厕所也就荒废了下来。但是这不代表一些人会嫌弃他们。

阿斌就是这些人的其中一个。他自认为自己是舔着刀尖过日子的人,所以,他也不怕晦气,从来都是在这个厕所里面进行一些贩du或者吸du的活动。

这天晚上,阿斌毒瘾又犯了,他打电话给几个经常一起混的猪朋狗友们,约一起出来到那个老地点吸du去。

那个老地点,自然是那个人烟稀少的公共厕所。阿斌一个人站在厕所门口,鼠头鼠脑地看着周围,生怕会有警察的出现。

看了几下,身上那种像蚂蚁啃噬的感觉又出现了,阿斌忍不住,从口袋里面拿出了一点点毒品,用手指蘸一下,然后用舌头舔干净手指。

这才安抚了一点点,可是,毒瘾哪有说这么好下去的?

没有过几分钟,阿斌又忍不住拿出了那小包du品重复了之前的那个动作,只是这次那一点反而勾起了阿斌更大的瘾。

“这群小兔崽子,这么慢,等他们来了看老子不好好教训他们!”吐了一口痰以后,阿斌没有再继续等他的朋友。

而是自己转身往黑暗的厕所深处走去:“等老子先吸上一点点先,再慢慢等这群兔崽子。”

今晚,不知道为什么厕所的灯竟然好了,但是还是很昏暗。

阿斌因为毒瘾的原因,也没有理会这些事情,径直地走向自己的宝座,开始卷起du品,用火机点了起来。

“呼”阿斌重重了吸了以后以后,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,舒服地靠坐在墙壁那里。

“睡吧睡吧,我亲爱的宝贝,妈妈的双手轻轻摇着你。睡吧睡吧,我亲爱的宝贝,妈妈的双手轻轻摇着你。摇篮摇你快快安睡。”森然带些沙哑女声,熟悉的温馨童谣,在这个昏暗的窄小空间突兀地出现了。

阿斌显然被这突然出现的声音吓到了,但是很快他想通了,这是个公共厕所,有人不出奇。

“谁啊,一个大老娘们在这厕所哄孩子,有病啊?你知不知道很吓人?”阿斌被突如其来的无名火乱了心神,胡乱朝厕所大喊。

“嘘,别吵,我孩子在睡觉。嘻嘻,我家宝贝真可爱。”唱歌的声音停了下来,可是那带些森然的女声还在继续说话。

阿斌刚刚吸完du,感觉全身充满力气,什么都不怕,然后就打算把这对吓人的母子找出来敲诈一顿。

可是当阿斌把所有的隔间都找了一遍以后,但是都没有发现任何人,但是那个女声仍然在哼唱着摇篮曲。

阿斌开始从吸du以后的欢愉中清醒了过来,他慌张地收拾好自己的吸du工具,打算逃跑。

可是,那个女声突然说:“怎么了,孩子,你饿了呀?”

如巨浪般的恐惧袭向了阿斌,可是,一切都迟了。“门….门呢?”阿斌拍着四周的墙,但完全找不到哪里有出口。

“好啦,宝宝,等等嘛,不要心急,很快就抓到了,嘻嘻。”女声越来越靠近了阿斌。

阿斌立刻往后看,面前的场景让他这辈子都难忘,一个穿着血衣的女子,怀里抱着一个诡异的破旧洋娃娃。

那个洋娃娃的眼睛竟然会转动眨眼睛,而且还时不时发出一声“妈妈,我饿”。

而当洋娃娃看到了阿斌以后,嘴巴竟然开始笑了起来,逐渐嘴巴都得都裂到耳后,它还在笑。

那个女子一步一步地走向阿斌,她的下体一直在流血,几乎她走过的路没有一点是没染上血迹的。周围都是浓厚的血液气息,阿斌只能眼看着那个女子一步,一步地,靠近自己……

当阿斌的朋友赶到的时候,阿斌已经气绝了。而法医的鉴定报告则是,阿斌吸du过量,所以导致出现幻觉,心脏收缩太快而猝死了。

后来,公共厕所就真的荒废了,但是,好像那对母子消失了。

因为我再也没有听过她哄她的孩子了,她们究竟去哪了?我不知道,因为我只能在这个地方,看着这个地方的事,把他们讲诉给你们听。我在等,某一天,一群人来摧毁我,然后我的职责也就完成了。

娴淑把这个红色信封的事情跟我说了一次,然后有些疑惑地说:“我倒是不明白最后这一句话的意思,难不成写这封信的人是那个废旧的公共厕所嘛?这不可能呀!”

“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,娴淑,不过也可能是别人编的啦。”我听完娴淑描述以后,心里其实早就大概有数了。

但是看着娴淑一脸不相信的样子,我也不好解释太多,不然反而会被嫌恶。

娴淑点了点头,然后说:“哎,怎么去厕所的人这么久啊,这都20多分钟了吧?不就几个人嘛?”本来听着娴淑讲故事还不觉得时间过得很快,但是经她一提醒,就发现,对啊,怎么他们还没有回来?

(未完待续……)

查看更多:《民间鬼故事

恐怖+10
 
广告